95后主官遇上00后士兵:只差那么几岁,为何会有错位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杨杨 李超强 黄靖宇责任编辑:刘上靖2022-05-20 06:37

深夜,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工兵中队警官宿舍灯火通明。

“昨天座谈会,你们中队这些00后真让我开了眼!”

“是不是他们过于活跃了?”

“我问他们入伍动机,有的说是为了圆梦想,有的说是为了找饭碗,还有的说是图实惠……以前我们当兵的时候,可没这么直!”

“唉……”

对支队蹲点干部林海鹏指出的问题,指导员严炳伟其实早已“领教”过了。

今年这批新兵刚下连,还没等严炳伟与他们逐一谈心,有个别士兵便主动登门拜访。

新兵们的“自我”“直率”,让这个95后指导员有些意外。严炳伟吃惊在于:自己和这些00后仅仅差了五六岁而已!

95后主官遇上00后士兵,将会发生什么?让我们一探究竟。

95后主官遇上00后士兵

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机动一中队官兵正在进行体能训练。盛相良摄

“他们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深夜查勤归来,武警浙江总队温州支队永嘉中队指导员张磊贤盯着眼前一大沓调查问卷,满脸愁容。电脑屏幕上,“00后士兵”“教育”“新任指导员”等网页窗口,缩得密密麻麻。

事情得从几天前说起。那天,张磊贤检查官兵教育笔记,偶然发现了一张夹在笔记本中的废页纸。

在天马行空的涂鸦下方,几行潦草的字引起了张磊贤的注意——“考不上就回家。”“智能手机像块砖。”“领导的‘再讲三句话’到底还有多少话?”

看着这名士兵的“吐槽”,张磊贤有点哭笑不得。其实,这批新兵下连后,他明显感到他们的两个特点:一是参军热情高涨但入伍动机趋利,一些士兵把参军当成“跳龙门”,把营院看作“工地”,把训练当成“体验课”;二是民主意识强、个人色彩浓厚,过分表现、直言不讳、表达诉求的士兵越来越多……

为此,张磊贤按照年龄层次在全中队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现在的年轻士兵尤其是00后,入伍前经历多、知识面广、思维活,说话也比以前的士兵“直”……

“指导员,如果没考上军校,我想继续回去上大学。”上等兵赵焱刚到部队时就打听考学提干相关政策。因高考失利未能如愿考上军校的他,参军就是希望通过考学实现个人理想。张磊贤与其谈心,他直言不讳:“与我有关的才是未来!”

隔壁班列兵杨振宇也有自己的“小九九”:“用人单位门槛高,自己又没什么一技之长,当兵回去就能享受创业优惠政策。”

“自己无非是体能素质差了些,其他战友有必要那么冷嘲热讽吗?”列兵陈豪入伍前是个“技术宅”,体能考核成绩总在及格线上下徘徊,心理压力很大。

“与飞驰而过的时代相比,00后这个标签似乎有些过于狭隘,他们可以引导,但是很难改变。以前的带兵方法有多少还管用?是不是该敞开怀抱,去拥抱他们的新思维?”张磊贤内心不断思索。

“你想过吗?你们与00后只差那么几岁,沟通本应是无障碍的。”支队政治工作处主任项延伞的一席话,引发张磊贤反思:95后主官遇到00后士兵,本该无障碍的沟通,为何有了错位感?

看来,00后这个群体不能简单用一种性格、一种成长经历来概括。如果潜意识里先入为主,或许他们的心扉将更难打开。

“想想他们需要什么,想想部队需要什么,想想我们当初在想什么……”张磊贤突然意识到,无论是哪个年代的兵,成长都是绕不开的话题,也是打开他们“心锁”最好用的“钥匙”。

原始数据里,往往藏着关键信息。张磊贤打开电脑,对照00后士兵入伍前的经历和入伍后的表现,为他们量身打造个人成长规划。

士兵考学临近,张磊贤和中队长商量决定,让赵焱利用空余时间在图书阅览室安心学习,还安排了一名“学霸”排长为他辅导功课。

考虑到杨振宇体能素质较好,中队有意培养他在支队创破纪录比武中争名次,引导他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

针对陈豪体能弱、心理压力大的情况,中队鼓励他发挥特长,为单位拍摄剪辑微视频,同时还安排训练尖子一对一帮扶,为他量身打造训练套餐……

精心播种,细心浇灌,静待花开——

不久,赵焱在学员苗子预考中斩获第一名;杨振宇在中队引发了一波练兵热情;陈豪从战友们的点赞中找回自信,训练成绩有了很大提升,与战友的关系更加融洽。

看着这群00后逐渐成长,张磊贤希望有更多的种子破土发芽,去迎接最美的绽放。那天,他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他们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工兵中队指导员严炳伟(左五)与战友分享成长经历。盛相良摄

“你的玩笑话,我不再当玩笑”

“涂百万告诉我,上了战场愿意为我挡子弹!当时,我以为他是在说笑。”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机动一中队中队长徐建东感慨道,“现在我才知道,那是他的真心话。”

去年3月,新兵还没下连,就有人私下告诉徐建东:这个涂百万不好管。

下连后,徐建东留心观察:涂百万,黑乎乎,壮实实,满口家乡话。

下连没几天,这小子就开始折腾了。器械练习时,他和班长说手腕痛,想缓一缓。看到中队长徐建东在旁边,他毫不在意,还一脸委屈样。集合慢了,他找个“下楼梯要慢些,不然容易摔倒”的理由来搪塞……

“一个优秀的战斗集体,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掉队!”其实,当涂百万来到中队那一刻,徐建东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不好管的兵带出个样子。

训练场上,徐建东时不时给涂百万“开小灶”。“百万,你上的可是队长的‘私教课’!当兵这么久,我都没享受到这种待遇。”课间休息时,班里一位上等兵调侃道。

徐建东听到后,向那名上等兵使个眼色:“就你话多!”涂百万的脸“唰”一下就红了,低下头沉默不语。

涂百万与战友们不在一个“频道”上,不少人对他颇有微词。为此,班长潘康远多次哭丧着脸找到中队长:“我咋带了这么个兵!”“对他用心点,再用心点!”徐建东叮嘱道。

刚开始,涂百万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受到中队主官的批评,还挺得意。渐渐地,他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潘班长告诉涂百万:“你知不知道——每次队务会结束,队长都会把我单独留下来,询问你最近的表现。”

这下,涂百万坐不住了:当兵越当越怂了,这可不像我。

战友们发现,涂百万开始变了。拉臂、仰头、收腹,涂百万铆足了劲,卷腹上杠,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

“百万,还有最后两个,你给我挺住!”徐建东在一旁喊。

涂百万的单杠考核成绩最终定格在6个,第一次及格。

晚点名时,徐建东着重表扬了涂百万。站在队伍里,涂百万清晰地感受到微风拂过耳畔,打心底里觉得惬意。

回到办公桌前,徐建东发现杯子下压了一张小纸条。这字迹,他再熟悉不过——“队长,许多话我说不出口也不会说,军旅剧我看过不少,我愿意替您挡子弹!”

“这小子,玩笑开过头了!”徐建东摇着头笑了笑,把这张小纸条折起来,塞进抽屉里。

每朵花都有一颗结果的心。打那以后,涂百万开始悄悄给自己“加餐”。一段时间后,他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一路“弯道超车”跻身中上游。

由于表现突出,涂百万在备战武警部队一级单位达标考评时被评为“训练进步之星”。变化如此之大,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拿到荣誉证书那一刻,灿烂的笑容洋溢在涂百万脸上。

那天,徐建东来到训练中心游泳池,打算练习一下蛙泳。他发现涂百万和一名战友坐在水池边,迟迟未下水。

“你们咋不下水,不会游泳吗?”

“我俩就是来训练中心避避暑,没想着游泳。”

尽管做了充足的热身运动,但下水后的徐建东仍倒吸一口气,身体忍不住打颤。游到深水区时,他发现右小腿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本能的反应使他在水里不停地扑腾。

“队长抽筋了!快,去叫人来!”涂百万一边对战友大喊,一边跑到深水区一头扎了下去……

躺在泳池边,看着不停呛水的涂百万,徐建东心里五味杂陈。

事后,有人问涂百万,当时跳进深水区怕不怕,他回答:“怕!”

回到值班室后,徐建东拉开抽屉,再次打开那张写着“玩笑话”的纸条:“我愿意替您挡子弹。”涂百万那歪七扭八的字,在他眼里突然变得可爱起来。

那一刻,徐建东脑海里浮现出涂百万那张古灵精怪的脸,喃喃自语道:“你的玩笑话,我不再当玩笑。”

武警浙江总队某部组织官兵开展心理行为训练。盛相良摄

“你相信他们,他们才会相信你”

从厕所出来那一刻,武警浙江总队机动支队防暴装甲车中队指导员黄开松才意识到,那句“厕所里也许能听到战友的真心话”并非无稽之谈。

“课件是你做的吧?”正上厕所的黄开松偶然听到一班长翁志豪发问。

“嗯,我学的就是这个专业。”一个声音轻轻回答。

“虽说课件做得挺有意思,可你这样让指导员下不了台。”翁班长叹了口气。

“指导员的理论功底确实挺强,但这次写的教案不是那么回事……况且,我只负责做课件,咋能赖到我头上?”那个声音里满是不服气。

在厕所“偷听”到这番对话,黄开松心里不是滋味。

前几天,他忙得团团转,既要准备政治教员比武,又要迎接上级检查。周四要授课,根本没有时间制作课件。

“指导员,韦湧波不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专业的高才生吗?”文书李江山冷不丁冒出那么一句。

上等兵韦湧波,虽然体能不突出,但出公差勤快,内务卫生整理得也很好。黄开松清楚地记得,一次教育课发言时,台下官兵“大眼瞪小眼”,韦湧波第一个举手。随后,他一番有理有据的发言,活跃了全场氛围。打那之后,黄开松记住了这个兵。

“行,就这么办!”黄开松叫来韦湧波:“后天教育的课件你辛苦一下,按照教案制作就行。”“坚决完成任务!”韦湧波答道。

转眼到了周四。黄开松来不及看课件,直接上了讲台。“战友们,今天我授课的题目是《从女足精神话奋斗》,中国女足时隔16年再夺亚洲杯冠军,女足姑娘顽强拼搏的韧劲让网友们感动……”

讲着讲着,黄开松发现台下的“观众”一个个歪着头,眼神里充满疑惑。排长蔡高飞跑上台,轻声提醒指导员:“教案好像和课件不一致,我们不知道该听您讲,还是该看大屏幕。”

黄开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红着脸讲完那堂课的。结束后,他一把拉住韦湧波:“你是在针对我吗?”韦湧波一脸无辜:“指导员,教案里的内容很难做成课件,我只能尽我所能把它做得更好。没想到,您的反应会那么大。”

韦湧波的一番话,让这位年轻的指导员心底不由涌起一股挫败感。

回到办公室,黄开松点开韦湧波“自作主张”制作的课件。这一看,他震惊了——令人赏心悦目的排版,加上精挑细选的图片和通俗易懂的文字,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眼球……

冷静下来,黄开松深刻反思:那堂课到底有多少人在听我讲?官兵们到底喜欢什么形式的教育?把“麦克风”交到韦湧波手里,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天,五公里跑摸底考核,韦湧波不小心崴了脚。黄开松二话没说,背上韦湧波。中队距卫生队1200米,这一段路,黄开松背着韦湧波足足走了30分钟。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

晚上,一瘸一拐的韦湧波主动敲开指导员的房门。“从小我就喜欢按自己的想法做事,但是总不被父母认同。来部队后,我感觉好了一些。做课件时,我脑海里天马行空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就按自己的意思来了。说实话,我并没想让您出糗……”

“我也说句实话,那天的课件你做得真不赖,比我讲的好多啦!”黄开松打断韦湧波的自我检讨,诚恳地说,“那天是我态度有问题。”

韦湧波的问题解决了,其他战友的问题呢?黄开松知道,挑战远不止这些。

“像韦湧波这样锋芒毕露的士兵,中队有不少。他们既有积极上进的一面,也有不满质疑的一面;平时,既能看到他们行止有矩的模样,又常感到他们个性的犀利。如何引导他们摆脱‘小我’,追求‘大我’,是我们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那一夜,黄开松与中队长刘冠卿彻夜长谈。

下午集体长跑,黄开松看到韦湧波有些减速,便靠了上去,拍拍他的肩膀:“下周的教育课交给你,把你的想法大胆表达出来。”

一周之后,韦湧波登上讲台,黄开松坐到了韦湧波平时坐的位置。台上,韦湧波毫不怯场,眼神坚定,侃侃而谈。台下,黄开松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样子。

阳光洒进来,照在眼前这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官兵身上,温暖而祥和。黄开松若有所思,提笔在笔记本上写道——

“你相信他们,他们才会相信你。”

相差没几岁,更该心贴心

■叶陈云

生在新世纪、长于新时代,00后就像新鲜的血液注入军营。强健有力的脉搏,迸发出热情而鲜活的律动。放眼基层,95后主官带着00后士兵,如今已成常态。

这场新时代的“邂逅”,为基层主官们带来一个个新课题——

“传统教育手段还管用吗?”“和00后战友聊天总是处于失语状态怎么办?”“如何才能让他们买我的账?”

有人说,00后是敏感的一代,他们做事张扬,内心渴望赢得他人尊重,尤其是干部的尊重。作为主官要尽可能给他们搭建舞台,不指手画脚、评头论足。即使他们犯了错,也要有的放矢地批评,不能“一刀切”“一锅煮”。

以前,一些基层带兵人总喜欢把“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这句话挂在嘴边。要知道,这种态度并不能加快年轻官兵的成长,有时还会带来一些负面情绪和成长阻力。如果换一种方式,把这句话改成“第一遍没听明白,没关系,我再说一遍。慢慢来,别急。”也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鲁迅先生说过,即使是天才,生下来的第一声啼哭也决不会是一首好诗。如何让00后尽快融入部队这个大家庭?基层主官既要帮助他们修剪掉身上的“毛刺”,也要倾注感情,学会认真倾听,善用欣赏的眼光,因材施教,使他们发挥长处和优势,收获价值感和归属感。

95后与00后只差那么几岁,本该无障碍的沟通,为何会有错位感?归根结底,一些基层主官虽然年纪轻轻,却对一些老一套的经验做法驾轻就熟。这也提醒我们,年龄上的代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思维观念上的“代沟”。

用昨天的思维带今天的兵,拿“旧船票”登新一代官兵的“心船”,注定行不通。只有真正走入他们的内心,才能赢得他们信任,实现个人成长与部队战斗力增长的同频共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


<address id='Gp'><blockquote></blockquote></address><b id='RJZ'><acronym></acronym></b><center></center><listing></listing>
    <marquee id='vse'><basefont></basefont></marquee><marquee id='DGnrrg'><listing></listing></marquee>
    <base id='tEkVtkQ'><caption></caption></base><legend id='Be'><span></span></legend>
    <optgroup id='TO'><blockquote></blockquote></optgroup><sup id='Wdk'><code></code></sup>
    <abbr></abbr>
    <q></q>